乌鸦是猛禽啊(点烟

© 无以为言~
Powered by LOFTER

与悲剧的诗歌

原本是打算做歌曲的,然后发现自己不会作曲

改成短篇啦,其实不算诗歌

意识流,综羊狼反派,一个文案集合

——

雨一滴一滴落,脑内的轰鸣阵痛了耳膜

眼,空洞着

雨水冲刷的河畔是否缺失了什么?


乌云写下绝望,在必经路上

雷声作响

未伸出的手勾去谁纯白过往


尘土沾染了双子消瘦脸庞

暗自宣誓

登上王座只为彼此理想

谁将过往铭刻被丢弃的玩具

谁的野心遍布四方

谁站在时代的舞台上,不肯将帷幕拉上


他在月下将双眼睁大,无法相信挚友枪支指向

他百口莫辩,只因那人沉默不语双唇微张

在,最扭曲的疯狂

击破了时间的冰霜,卸下了全部伪装,匿于全部时光


无法自救的受...

屯几张摸鱼

无品笑话,坏坏学院

后面三张摸鱼

坏坏学院设,设定翻合集吧

前2P学生会与校霸组,后面是摸鱼

略带CP向(杆细,澎恰,明皓

明日:“校服的裙摆增加5cm,其他你们决定”

澎恰恰:“男生校服短裤……算了,没必要了…”

明日:“我还以为你会有私心呢…”

澎恰恰:“你没有?”

明日:“本来也没打算隐瞒”

变形杆菌:“……我没意见…”

(反正大王没穿过校服)

淘淘:“有空?一起去吃个饭?”

黑大帅:“家里做了,糖醋鱼,来吗?”

淘淘:“不了,突然想起来最近胃不好,家里煮了皮蛋瘦肉粥~”

(互相伤害?)

黑大帅:“那真遗憾”

(彼此彼此)

细菌大王:(小紫今天有活动,那晚上出去吃吧…小绿被叫去...

崩溃瞬间吧

【小黑龙】

看着地上的被人丢弃的玩具,会小心翼翼地将其捡起,放在靠近心口的位置上,一遍遍的问着

“为什么?”


【黑大帅】

关于一个能成为别人心理阴影的人,对于黑暗的地方其实也能一秒露出胆怯的感觉

当然如果被邀请去工厂主题的密室,甚至可以直接慌乱到蹲在地上开始发抖,同时喃喃些什么

“我不要,再经历一遍了…”


【澎恰恰】

或许是在看到有人被团团围住欺负时吧?

你能想象平时冷静的王,丝毫不犹豫地的下手时的力度吗?

“我最讨厌的就是欺负弱者了…”


【狼将军】

如果月光下没经历过那些,少年大概永远意气风发,与朋友一同生活在理想的世界中

可惜那段插曲刻骨铭心,只一...

一群疯批


攒点最近的服设练习

本来还有一张灰叔,但最后我实在没有手感了

关于欢迎T入驻这档子事?

(事实上就是作者吐槽以及迫害淘总

沙雕雕,ooc预警


事实上,剔博士的出现,是第二个能引起淘总不满的存在

嗯,第一个,已经碎了……

“什么啊?明明都是暑期档,结果没领盒饭就算了,怎么孤心狼也有if线?”

难得一见小狠人吐槽,灰叔的心情毫不意外的好了起来

另一边看着电视的孤心也转过头来

“你也说了,是if线,并不能更改朋友背叛的事实,不过不用和你一起忌日活动倒也不错?”

说着,嘴角不自觉上扬的弧度还是出卖了孤心幸灾乐祸的事实

“你那是嫉妒他们记得我!”

澎总假装关心的拍了拍淘总的肩膀,表情十分严肃的叹了口气

“别傻了,你只有黑粉……”


以及,一旁的...

学院设弟控三角

if对伤害过自己的人

排序恨意由浅至深


【苦瓜大王】

“战争当中,并无对错…”

他小酌了一口杯中苦涩的液体,坦然而又居高临下


【灰太狼】

已是中年的狼王闭上眼睛,嘴角上扬,带着几分自豪与幸福

“谢谢,本大王过的很好…”


【嘭恰恰】

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许久,缓缓开口

“抱歉,还在学会放下”


【黑大帅】

狂傲的人表情微妙的变化了几分,仿佛感受到了那些曾经

“丢了很多,也得到不少,但两者并不等价…”


【紫太狼】

少女甜美的笑容染上几分病态,眼中带上几分扭曲

“我相信失而复得啊,但那些碎掉的,真的能复原吗?”


【细菌大王】

他眼中本就...

《弟控何苦为难弟控》

大王:关本大王毛事?

老板:MD,死弟控

1/3